葡萄京官方网站-www.3522.com-新葡萄3522官网

Hi,欢迎来到二三四五集团官网

深圳交易所A股上市(股票简称:二三四五股票代码:002195

葡萄京官方网站

【媒体报道】中新经纬推出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微访谈

转自“中新经纬”

 

第22个中国记者节刚刚过去,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微访谈(以下简称“微访谈”)也于其时正式推出。

 

该微访谈邀请到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副会长、传媒茶话会创始人刘灿国,人民政协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王相伟,新华每日电讯党委委员、副总编辑谢锐佳,农民日报版面总监徐恒杰,北京广播电视台财经频道中心主持工作副主任庄小红,上海市浦东新区融媒体中心编辑一部编辑祁永年,江苏省海安市融媒体中心党委书记、主任、总编辑周颖亚,中新经纬总裁符永康共8位媒体人参与,他们中曾经或者现在仍在夜班岗位,在此次微访谈中分享媒体人“夜的黑”。

 

  如何看待夜班媒体人现象?对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有什么建议?来听听他们怎么说——

 

 

  你不知道的“夜的黑”

 

  数据显示,晚上8点至凌晨4点是夜班媒体人工作的高峰时段。但与此同时,由于长期从事夜班工作,媒体人“倒在”岗位上的也屡见不鲜。

 

  人民政协报党委书记、社长王相伟指出,夜班媒体人为了新闻宣传工作付出了很多,包括个人身体健康、家庭生活等,“长期上夜班的同志‘两早两晚、一增一减’,就是早衰早病,晚婚晚育,体重在增,精神在减。”

 

  新华每日电讯党委委员、副总编辑谢锐佳,自从1998年到新华每日电讯,一直连续值了20多年的夜班,他认为,随着新媒体等新兴媒体平台、技术的发展,夜班队伍将会逐渐扩大,“抖音等新媒体平台的工作节奏,相较于传统媒体更快,比如我们新华每日电讯的抖音工作人员几乎是24小时都在发稿,工作繁重,我们称之为‘昼伏夜出’。”

 

  “我从2007年开始上夜班,黑发转白发的速度非常快。”农民日报版面总监徐恒杰说。

 

  长期颠倒的生物钟、超负荷的工作,都对健康构成了威胁。“做夜班的不是瘦子就是胖子,大家都存在着亚健康的状态,有的存在着‘三高’方面的问题,还有肥胖症、失眠症等。”上海市浦东新区融媒体中心编辑一部编辑祁永年说。截至目前,他已经上了至少十八九年的夜班。

 

  据祁永年介绍,夜班编辑主要的工作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到十一二点之间。在这期间,编辑不仅需要不停地跟记者联络,收集通讯社的稿件,还要跟美编协商,对第二天的版面进行统筹安排、美化、编辑、较对、审定,最后交付印刷厂印刷。

 

  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副会长、《传媒茶话会》创始人刘灿国说:“夜班媒体人是媒体机构里最苦的一群人,希望能借此项目引起全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关心,让夜班媒体人活得更有尊严,是我们发起这个项目的初心和愿景。”

 

  多方行动:关注媒体人“夜的黑”

 

  中新经纬总裁符永康认为,一次公益行动很难长久地解决夜班媒体人的问题,“作为一个媒体的管理岗位人员,我认为媒体单位应该加强对夜班媒体人的关怀。”

 

  以中新经纬为例,“我们对夜间值班的人员有着一些强制性限定。例如要求是男性,而且最好比较年轻,此外提高夜间值班的补贴。”符永康说。同时,他还建议相关媒体单位可以从物质奖励、荣誉激励等各个方面,加强对夜班媒体人的关心、关爱和支持。

 

  “要最大限度消除对夜班媒体人身体的不利影响,仍然还是新闻单位本身的主体责任,要通过合理的岗位设置、合理的生产流程改变,让更多同志能够不用那么长时间熬在夜班岗位上。另外,体检预防、事后援助等一整套的措施也要跟上。”王相伟说。

 

  徐恒杰认为,行业协会的作用也很重要。他表示,行业协会应对夜班行业基本情况做一个梳理,比如说夜班媒体人注意事项、单位注意事项及保障等,形成有规律性的总结和倡议,这对上级主管单位也有一定参考价值。

 

  徐恒杰强调,夜班人的健康也是媒体单位事业发展的健康。上述内容如果作为行业规则进行明确,大家都会有很强的意识去遵守。如果仅仅是个人建议,单位没有统一采纳,那就只是一个提法而已。

 

  谢锐佳则对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未来的发展,提出了更具体的建议。他表示,该项目除了援助资金、医疗器材等,还可以请专业人士到媒体单位,给大家提供一些急救、运动、营养等方面的培训。此外,也希望项目可以援助建设一些健身室或休息室,做到双管齐下、软硬兼施。

 

  “例如可以结合瑜伽或太极的一些动作,设计一套适宜在室内开展的运动,有利于缓解久坐导致的颈椎、腰椎等问题,在夜班媒体人里推广。”谢锐佳说。

 

  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:“以后会适当放宽评审条件”

 

  “‘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’抓住了媒体人工作当中最薄弱的群体,对夜班人是一个鼓舞,也是对媒体人成长环境的关心。”祁永年说。

 

  11月4日,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公示2021年度拟援助名单公示,祁永年位列其中。该项目2021年度共收到5位来自中央新闻单位、33位来自全国各省区市地方媒体的夜班媒体人申请援助。

 

  “‘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’是很暖心、很有人文关怀的项目,对广大媒体人来说是非常及时的,特别是对那些非常困难的、生病的夜班媒体人。”谢锐佳说,“我们常说媒体人是社会进步的推动者、公平正义的守望者,但有时对自己反而忽视,这个项目刚好关心这样一类人。”

 

  符永康认为,这次公益行动更大的意义在于呼吁,呼吁更多的公益人士、组织和一些相关企业,关注媒体工作中长期值夜班的这样一个特殊群体。

 

  “对‘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’这样的公益慈善项目加大宣传力度,让全社会认知到原来媒体人确实很辛苦,可能大家工作起来会有一种荣誉感、获得感,这在身心健康上也是一种正向激励。”王相伟说。

 

  截至2021年10月31日,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确认支持资金310万元。刘灿国表示,除去基金会3%的管理费之外,其余资金都会用到夜班媒体人身上。

 

  根据《2021年度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基金使用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,为保证项目持续、稳定开展,每年度支出的援助金总额,原则上接近但不超过当年项目账户总额的50%。

 

  “现在钱足够花,因为是第一年所以比较谨慎,在章程细则里面规定比较严格,需要患重大疾病,且不能重复获得援助。以后会适当放宽评审条件。”刘灿国说。

 

  此次推出的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微访谈,是2021年度“夜班媒体人援助项目”的重要短视频记录形式,由中国经济传媒协会、《传媒茶话会》、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,以及葡萄京官方网站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发起,由中新经纬提供媒体支持。

Baidu
sogou